www.syqjzx.com
  沭阳县钱集初级中学
网站首页 | 学校概况 | 通知公告 | 校园新闻 | 校园风光 | 教育咨讯 | 教师频道 | 学生天地 | 招生信息 | 教学科研 | 德育信息 |
 

搜索引擎: 本校 所有 百度 谷歌

    本栏分类
沭阳县钱集初级中学
  学校概况
  通知公告
  校园新闻
  校园风光
  教育咨讯
  教师频道
  学生天地
  招生信息
  教学科研
  德育信息
 
\
沭阳县钱集初级中学主页 > 学生天地 >  
 
漯河市房管局违法注销房产证的背后
时间:2017-01-20 19:07来源:CYScys 作者:弋生 点击:
曾经登记在威仁公司名下却被漯河市房管局违法注销了房产证的康乐宫商业楼。 任东杰 摄
杜增俊反映,1998年,他的公司在在河南漯河买了一处万余平方米的商业楼房,没想到,不久漯河市房管局竟然依据卖方出具的一份以他的公司未付清房款为由申请恢复权属的报告,就擅自注销了他公司名下的房产证,直到2012年,公司派人到房管局查询该房产档案时,才发现房产证几年前已被注销
“真是胆大啊!”
这是年届六旬的郑州商人杜增俊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
杜增俊向记者反映,1998年,他的公司在在河南漯河买了一处万余平方米的商业楼房,没想到,不久漯河市房管局竟然依据卖方出具的一份以他的公司未付清房款为由申请恢复权属的报告,就擅自注销了他公司名下的房产证,直到2012年,公司派人到房管局查询该房产档案时,才发现房产证几年前已被注销。
杜增俊还反映说,漯河的黑社会老大李锋采用暴力手段,抢占该商业楼房作为黑社会活动据点,开设赌场、洗浴中心、夜总会等涉黄赌毒场所。为了达到长期霸占的目的,李锋采用暴力威胁手段,又逼迫他将当时价值3000多万元的房产作价200万元转让。随后,李锋通过与源汇区管委会签订所谓的房屋买卖合同,并由源汇区管委会出具所谓的房款收据,办理了房屋过户登记。杜增俊称,上述买卖合同和房款收据都是虚假的。
相关判决书显示,李锋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2015年8月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2016年5月被二审维持原判。
杜增俊对记者说,尽管他多年来一直举报、控告,但是政府相关人员以及李锋涉嫌的收受贿赂、滥用职权、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一直没有被追究。杜的公司被侵占房产也一直没有恢复房产证。
房管局违法注销房产证
杜增俊向记者介绍说,1997年,他任法定代表人的郑州市威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仁公司)应漯河市政府的邀请,前往漯河投资发展。1998年7月30日,威仁公司与漯河市双龙区管委会签订了一份房屋买卖契约,约定双龙区管委会将其名下产权证号为漯字第08038号建筑面积11262.27平方米的康乐宫出售给威仁公司,价格为1500万元。
“公司先付了700万元后,共同到漯河市房管局递交了相关材料办理房产过户。房管局受理后,没有给公司发放房产证,也没有告知公司已办好了房产登记。直到2012年4月,公司准备出售该房产,派人到房管局查询该房产档案时才发现,登记在威仁公司名下的漯更字第023220号房产证于1998年7月31日就办好了,8月3日就被人领走了。领证的人是谁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我们还发现,不知什么时间,房管局又根据双龙区管委会1999年5月6日出具的一份以威仁公司未付清余款为由申请恢复权属的报告,就把已经登记在公司名下的房产证给注销了。”杜增俊对记者说。
1998年1月1日起施行的《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规定,登记机关有权注销房屋权属证书的情形包括:申报不实的;涂改房屋权属证书的;房屋权利灭失,而权利人未在规定期限内办理房屋权属注销登记的;因登记机关的工作人员工作失误造成房屋权属登记不实的。
该《办法》还规定,注销房屋权属证书,登记机关应当作出书面决定,并送到权利人。我不知道7
“我的房子卖给了别人,并已办完过户手续,我能不能以对方还有余款没付清为由申请房管局把对方的房产证注销恢复我原来的房产证?”10月18日,记者在漯河市房管局办事大厅咨询。
“不能,你说的多可笑。房子已办完过户手续就已经属于人家的产权了,不能单方申请。不能这么随意。要不产权登记的效力在哪啊?”工作人员这样解释。
11月18日,记者到漯河市房管局采访,记者问什么问题,接待人员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记者从杜增俊提供的2013年8月29日漯河市源汇区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书中了解到,源汇区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5月6日,双龙区管委会向漯河市房管局提出报告一份,称威仁公司尚欠大量资金不到位,致使合同无法履行,特申请注销变更,恢复双龙区管委会权属。漯河市房管局据此将威仁公司名下的房产证(第023220号)注销,恢复双龙区管委会号为漯字第08038号房产证。
源汇区法院还查明,漯河市房管局在注销威仁公司名下房产证时,没有作出书面决定,也未送达威仁公司。2002年6月,双龙房管所出具的《情况说明》中,也认可已对威仁公司名下的房产证给予注销,理由同样为威仁公司未付清全部房款。
源汇区法院认为,漯河市房管局对威仁公司名下的房产证的注销实际上是依据1999年5月6日双龙区管委会给其出具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并非漯河市房管局进行注销的事实和法律依据,而漯河市房管局进行注销后没有作出书面决定,更不可能将决定送达给权利人威仁公司,属于程序违法。况且,漯河市房管局在将威仁公司名下的房产证在2000年6月之前注销后,又于2002年协助源汇区法院查封威仁公司名下房产证号为漯更字第023220号房屋产权,并于2004年又协助源汇区法院予以解除查封。故此,源汇区法院确认:听说佳贝爱儿童乐园骗子 佳贝爱儿童乐园骗局 我被他们骗惨了。漯河市房管局注销威仁公司漯更字第023220号房产证的行政行为违法,应予撤销。
市值3000多万的房产被200万买走
“漯河市房管局给我们公司办好房产证后,没有通知我们去取,更没有告诉我们已把房产证给注销了,因为不知道房产证已经登记给我们公司名下,导致我们公司1998年11月以双龙区管委会未在约定期限内办好房产过户手续违约为由,起诉双龙区管委会解除转让合同,后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听听

台安县蓝博医院非法广告致人死亡 鞍山市卫计委高光来纵容漯河市房管局违法注销房产证的背后

公司同意将康乐宫及其附属建筑物房地产(以康乐宫产权证为准)作为双方共有,产权各占50%。”杜增俊对记者说,“漯河市房管局的违法行政行为直接给公司造成损失2000多万元。”
记者从2000年5月16日漯河中院审判庭主持下威仁公司与双龙区管委会达成的协议书中了解到,双方议定,在协议生效后合作成立新公司,使用康乐宫房产共同经营、共享利润、共担风险。双方确认,康乐宫房地产当时的价值为2800万元,双方各占50%,即各占1400万元,并作为各自所有的股份全部投入新公司。协议生效后,威仁公司负责对康乐宫房产另行投资至少150万元进行装修改造、设备投资等。
杜增俊介绍说,协议签订后,双方没有成立公司,共同经营了一段时间,后来当地人李锋介入,把康乐宫抢占了,威仁公司在康乐宫的经营管理人员和康乐宫里原来的商户全被赶走,开设了夜总会、洗浴中心、赌场,“威仁公司的人找李锋要房租,不给,还打人。我们一次次地打110报警,也没有人管”。
“李锋为了达到长期霸占康乐宫的目的,领着打手多次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并采用暴力和威胁手段,逼迫我与他签订了房屋转让合同以及其他文书,将当时价值至少3000多万元的房产作价200万元卖给他。”杜增俊对记者说,很多文书内容他根本不知道,都是李锋逼他签字盖章或者直接抢夺印章自己加盖的,他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都不了了之。
杜增俊对记者说,李锋是漯河当地有名的黑社会大哥,已经被法院以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记者从鹤壁市中院去年8月作出的一审判决书和河南省高院今年5月作出的二审判决书中了解到,李锋原来是漯河当地以王华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骨干成员。
“即使李锋是黑社会,但也不能因此就证明他花200万元买你公司的房产是强买强卖啊?”面对记者的疑问,杜增俊解释说,康乐宫是商业楼房,位于漯河市的黄金地段,2006年的时候,5000多平方米就市值3000多万元,此前的2000年与双龙区管委会双方确认的价值是1400万元,威仁公司1998年买的时候可是花了700万元的,“你想想,李锋2006年的时候只掏200万元,连我公司花的本钱的三分之一还不到,我要不是被他暴力威胁,怎么可能把楼房卖给他?”
过户手续被指虚假
威仁公司2012年4月17日到漯河市房管局查阅房产档案时发现,不仅登记在威仁公司名下的康乐宫房产证被注销,恢复成了双龙区管委会的房产证,双龙区管委会2005年更名为源汇区管委会后,以持有的房产证丢失为由,在2008年补办了房产证号为2008005116号的新的房产证,而且到了2009年3月1日,康乐宫的产权人又成了李锋的妻子马玲君,占48.68%的产权,共有人为源汇区管委会,占51.32%的产权,产权证号是20090004277。
杜增俊向记者介绍说,在2006年6月16日与李锋签订过房屋转让合同后,威仁公司就在当地新闻媒体上刊登公告,声明与李锋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作废,不予履行。公司还书面通知源汇区管委会,公司与李锋签订的转让康乐宫股份协议无法履行、无法生效,已决定不再将康乐宫股份转让给李锋。
杜增俊发现,房产档案里有一份源汇区管委会与马玲君签订的、时间为2009年3月1日的协议书,这份协议书简单得只有四条一百多字,约定源汇区管委会将康乐宫产权的48.68%转让给马玲君,转让价款为200万元,转让后康乐宫由双方共同管理,产权证办理为双方共有人房产证,源汇区管委会占有产权51.32%,马玲君占有产权48.68%。房产档案里还有一张源汇区管委会2009年3月6日出具的收到马玲君购房款200万元的收据。
“房产转让协议和收款收据都是办理房产证的必备手续,可这两样都是虚假的。事实上,因为康乐宫房产本来属于威仁公司和源汇区管委会共有,而源汇区管委会并没有转让管委会自己的份额,也不可能收到200万元的购房款。这不是弄虚作假办理房产证吗?”杜增俊对记者说。
记者在漯河期间和离开漯河后多次联系源汇区管委会,希望就相关问题进行采访,但一直被推脱,至发稿时也没有得到回复。
但是,杜增俊提供的一份署名是马玲君(陈某代签)、日期为2009年元月23日的《情况说明》显示:由于康乐宫房产户主名为源汇区管委会,故办理共有人房产证时,手续中须出现马玲君(李锋)购买时缴纳费用的收据。漯河市房管局要求源汇区管委会出示200万元的收据后(威仁公司转让给马玲君(李锋)的产权转让价为200万元)方能办理。故此请新区管委会出示200万元的收据一张。此收据只供办理源汇区管委会和马玲君(李锋)共有房产证专用,不得用于其他用途。
杜增俊还发现,房产档案里还有一份漯河市凯业房地产估价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业估价公司)受源汇区管委会委托于2009年3月17日出具的《房地产估价报告》。该报告将康乐宫房产评估单价为每平方米400元(评估时未考虑其相关土地价值与营业装修各项费用),根据产权转让协议书,马玲君拥有其产权的价值为2078840.46元,取其整数值为200万元整。
“房、地是一体的,没有地哪有房?谁家评估公司评估房价时不考虑相关土地价值?再说,1平方米400元,就连在漯河农村,不算地钱和工钱,也盖不起房子来,400元连材料费都不够,何况康乐宫是漯河城区的商业楼房。”对凯业估价公司的评估报告,杜增俊认为背后一定有猫儿腻。
一位曾参与了威仁公司控告的李锋涉嫌强迫交易犯罪案件侦办工作的公安民警向记者透露,出具评估报告的凯业估价公司两位评估师交待,这份评估报告是领导安排这样做的。
10月19日,记者对评估报告上署名的评估师之一宋莲枝进行暗访。宋莲枝介绍说,这份评估报告主要是当初用于办理房子转让过户时交税使用的,选取的评估方法是折旧法。待问明了记者身份后,她提出,记者采访不能直接找她,她只是一个工作人员,如果要采访,她让记者找公司领导。
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在漯河上班。记者找到公司的一位副经理,这位副经理则明确表态拒绝接受采访。
杜增俊向记者反映说,源汇区管委会之所以会出具虚假的房产转让协议和收款收据,都与源汇区管委会原书记娄绍安有关。10月19日,记者找到几年前已调任源汇区文化旅游局局长的娄绍安采访。当问起他有关康乐宫房产租赁和转让给李锋的事情,他说时间长了,记不起来了,最近身体也不好,记性也不好。
娄绍安对记者说,关于受贿的情况,他不存在,“说我贪污也好,说我受贿也好,基本上都不属实。我很清楚,我很清白。中间纪检部门也查过几次,如果问题存在,该处分早就处分我了”。
不过,娄绍安也向记者坦承,杜增俊确实给过他电脑、自行车。
 
钱集初级中学校园网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 2008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yqjzx.com